刘伟群:麟游道上,梦回大唐

原创:西部人物 赞同:9159 查看:27017

刘伟群书法

刘伟群《学书小记》

我生之初,正当**之末。我曾我祖以读书、刻石、务农为业。据说家中藏书原先颇多,同治八年毁于兵燹,其余则在**中付于祝融了。从曾祖尝手写小楷数行,命学书,而我顽劣不肯学。独喜家中毛笔之铜笔帽,悉拔去做箭头,立于深巷中射鸡彘。及知学书,从曾祖之墓树已拱矣。

我村南陵堡在同光中以复刻《虞恭公》等欧碑闻名,故村人学者甚众,皆以结构与笔力自矜,写字时嘴角都鼓足了劲。我幼时即操笔模仿之。村中多有人家藏古书碑帖石砚甚多,碑帖真草隶篆皆有,我幼时每每见之,后皆不知所踪。邻人老兄弟郤于墙,互詈以“听妇言,乖骨肉,岂是人子”等语,今亦不知所踪矣。。或诵三百千及书经等句戏余,皆曰,此子可教也。外祖见于学书,为述所尝见于右任作书时情状。及上高中,时大索貌阅,身份证上文字皆人手写,同桌持其证向我炫耀,云是其父手写,字迹娟秀,县城之书法名流也。由是遍识县城善书诸公。

后负笈长安,偶见恩师合阳雷公之小楷,倾慕之极,乃于某夏蹬车往谒,遂师焉。老师见余书字,但笑而已。乃命临《九成宫》,先立根基。期年而尽去劣习,自是渐入正轨矣。又命写北碑,临二王、习篆隶,又命读书论若干,又命读国学书籍若干,以为功课。及至于今。

麟游道上,梦回大唐

貌甚寝陋、敏悟绝伦的大唐太子率更令欧阳询大人是我参学以来顶礼膜拜的偶像。缘起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得到一本朵云轩旧印的《九成宫醴泉铭》。这是我所见到的第一本字帖。那是一本黄旧的小薄册子,线装、繁体竖排,紧致的纸张、黝黑的底色、发黄的娟娟字迹,仿佛是率更大人正微笑着注视着我。

那时我正上初中,喜欢古书但并不在意书法。我就读的学校,是古庙改建的,人们叫它文章寺。教室周围的台阶都是用古碑改做的,上面刻满了字,以行草书居多,这和刻着楷书的九成宫碑不同。我在其中还发现了一块年号为“元祐”的残的敕牒。这些行草书飘逸、畅婉、翩若惊鸿,我们课间常常跑去摩挲不已,由此渐渐喜欢上了书法。上完初中,许多书都丢了,包括四大名著、普希金、屠格涅夫、海明威等,唯有这本《九成宫字帖》保留了下来。

刘伟群书法

后来有一天,父亲给我一本《书法》杂志,介绍欧阳询的那一期,印有李琪本的几页。看了这个,才知道早先所得到的那本朵云轩印的帖子原是经人勾勒填墨的,并非宋拓原貌。这几页我临了好久。后来又陆续有了欧书的其他碑帖。但那时临帖很不得法,待到入雷珍民先生门下,才开始以正确的方法临《九成宫》。一边临,一边背诵原文,想象着九成宫当年的盛况,于是有了去当地看看的念头。

于是在一个暮春,我来到了麟游县城。九成宫的遗址就在县城下方的泥土中沉睡了一千多年。

刘伟群书法

县城很小,四面环山,县城就坐落在山坳里。山涧中流淌着碧绿碧绿的溪水,山上林木茂密,有**的洋槐花林,花事正盛,远望洁白的一片。我呼吸着满是洋槐花香的空气,行走在县城的街巷间。

在一条街边,赫然见一个标示:唐井遗址。于是走了进去,看见了它。它保存得相当完好,青砖砌的井壁、井台,静若处子,又仿佛刚刚有宫监打了水离开的样子。这是《九成宫醴泉铭》中所说的醴泉吗?不好说,也许是。

我看到了《九成宫醴泉铭》的原碑。它在一个亭子里,用玻璃罩着。我凝视着它,默念着碑文。绕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竭力寻找着原刻的孑遗。

历经了千年的风雨,它已面目全非,仿佛是一个佳人,绝代风华早在千年前就已消散,而今只有人老珠黄,沉默,尘满面、鬓如霜!二夫磨砻、百夫运挽,它从五百里外的京兆富平县运来,白发苍颜的率更令欧阳大人伏在碑上,沐浴着麟游山间的和风,在光滑的石面上写下了这千百年来令人艳羡不已的楷书极则。于是,学书访碑者遍行于麟游道上。

刘伟群书法

走出碑亭,却发现早已下起了小雨。斜风细雨,将群山和县城都笼罩在一片空濛里,忽然得了小诗一首:

九成碑尚在,绕亭风雨哀。涧水千年碧,槐花一夜白。文皇导御杖,宫女践禁苔。群山万叠里,烟霭遍崃嵦。

刘伟群

刘伟群,陕西富平人,1974年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师从雷珍民先生。

刘伟群书法

刘伟群书法

刘伟群书法

西 部 人 物

让 世 界 看 见 你

你值得拥有这世界的美好


推荐内容:交银人寿保险 人寿保险人险 利安人寿保险两年 聊城农银人寿保险 中荷人寿保险

本文刘伟群:麟游道上,梦回大唐地址:https://www.doudoutt.com/weixin/20161118A03M4600.html

本文作者西部人物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刘伟群:麟游道上,梦回大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