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去错地方,结果遇到了令她疯狂的事情!

原创:欢悦书城 赞同:3677 查看:6063

“小白兔,白又白,爱吃萝卜和白菜……

极为另类可爱的手机铃声响起,这个手机铃声让周围所有的人回头率,达到了百分之三百,都用诧异看怪物的眼光看着手机铃声的主人。

云朵朵咬牙拿出手机,又是那个恶作剧的小丫头,把她的手机铃声设定为这个幼稚的儿歌。

“我正在过去,就快到了,唉……我知道了,知道知道,已经到门前了,您就万安吧太后老佛爷,我一定好好表现……

她来不及把手机铃声改掉,眼前出现了高高矗立,装修富丽堂皇的酒楼。

“鸿运来!

云朵朵无奈狠狠地长出一口气起,就是这里,也不知道是几星级的宾馆,外带酒楼咖啡厅,一应俱全,就是这个名字特俗气了点。

这是她第多少次相亲了?

摇摇头,云朵朵迈步向鸿运来走了进去,迎宾的帅哥,躬身鞠躬,满脸和蔼可亲的笑容。云朵朵撇撇嘴,迎宾的小姐都换成帅哥了,这个年头,帅哥比美女更吃香吗?

马路对面不远处,还有一座同样外表装潢不算豪华耀眼的饭店,上面几个金色的大字,迎着阳光有些看不清,正是“宏运来,三个大字,那是一个纯粹的饭店。

“请问,918在什么地方?

云朵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就算是她穿的休闲了一点,帅哥也不该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吧?抬眼看满酒楼来来往往的人,她身上的衣服,的确是另类点儿。

男人西装革履,女人长裙短裙,一派妖娆春光。

唯有她,上身是一件牛仔外套,下身一条运动裤,脚下蹬着的也不是满酒楼宾馆细如游丝,高的让她眼晕的高跟鞋,而是一双旅游鞋。

懒得去管别人怎么看她,云朵朵迈步轻盈地上了电梯,至少这身打扮不会**,走路也轻松。

目光从九楼的房间门上看过,她在寻找918房间,今天相亲这主儿,一定是个金主,竟然把饭局定在这个起码是四星级宾馆的包房里面。这些房间,看着像是宾馆旅客住的房间,不像是酒楼的包房吧?

云朵朵疑惑地伸手,去敲918房间的门,也许是她太土,从来没有进过这么高级的宾馆和酒楼,人家的酒楼包房就是这样高档也说不定。

她的手刚刚敲在门上,身后忽然走过来的一个男人,用兴味十足的目光盯了她片刻,忽然伸手一把搂住她的纤腰。

“你来了?微,你……

面前的房门打开,云朵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子被一个男人有力的手臂拉入怀中,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胸膛上,手臂铁箍一般让她动弹不得。

“你……你们……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女人,未婚妻,出去吧,别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云朵朵身后的男人,霸道地一把将门里面的女人扯了出去,一把扔到墙壁上。那个女人的后背,和宾馆的墙壁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惊叫出声。

没有等云朵朵说什么,被男人拖着进入房间。

“砰……

房门在她身后被重重关闭上,男人回手把门锁死,搂着云朵朵进入房间。

云朵朵诧异地想,今天这个相亲的主儿,不仅是一位金主,还挺有个性的,初次见面就招惹了一个小三提前埋伏在这里不说,还上演了抢亲的戏码。

男人松开手,云朵朵这时才有时间转过头来去看男人。

麦色肌肤,硬朗英挺的线条,眸子中闪动无尽寒芒,棱角分明的脸雕像般完美,身上有些微隐藏的煞气。一双眸子明亮如天空黎明前的星曜一般,带着一抹寒意。

冷酷优雅,俊朗无匹,他的出现,是沉沉黑夜中出现的一颗启明星,是黎明后的第一抹阳光,鹤立鸡群的那种感觉。

一瞬间云朵朵愣怔片刻,今儿相亲的这主,果然是一个极品的帅哥,又酷又帅,冷酷的气质足以引起大多数女人为他尖叫。一张胜过明星的脸,让云朵朵以为,他是从某部狗血偶像剧里面走出来的男主角。

“砰砰……

敲门的声音传了进来,云朵朵靠在窗前,手臂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这个男人,怎么去对付那个事先就埋伏在这个房间的小三。

相亲敢带着一个小三,那个小三事先埋伏在他们要相亲的包房里面,这戏码够火辣的。

男人犀利的目光,在房间中扫视了一周,没有去看云朵朵一眼,他从床上拎起了一个女式的皮包,还有一件外套,向门口走了过去。

云朵朵想起来,刚才被男人扔到墙壁上,和墙壁亲吻的那个小三,身上只穿着一件,薄如劣质方便袋一般透明的睡衣,似乎还是粉色的。

明晃晃地色诱啊!

门被打开,她听到男人冷酷无情,略带戏谑的声音:“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作为大家闺秀,你应该懂得不去打扰别人约会,破坏别人好事是最起码礼仪。还有,淑女不应该穿成这副模样,会被人误会你是在找恩客的小姐。如果没有其他东西遗忘在我定的房间,需要我告诉你宾馆的门怎么走吗?

“砰……

男人让人难堪无法接受的几句话说完,不等门外的女人说什么,决然重重关闭了房门。

“微,你不能这样……啊……

云朵朵听到男人把皮包还有什么东西扔出去的声音,门被关闭的声音,门外小三的尖叫和反对声。

她用好奇旁观的目光看着他,这个男人天生着一张祸国殃民,祸害天下女人的俊脸,不是她的菜。她容貌算是清秀可人,今天的相亲,就当是免费看了一场好戏吧。

男人缓步向云朵朵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带给云朵朵巨大的压力。

“停,我们不熟,戏演完我该退场了,但愿不再相见。

房间里面的男人,给云朵朵危险的感觉,她不想和这个男人计较被拖进房间的事情,绕过男人准备出去。她相信这样出色的男人,不会瞎了眼看中她。

“被我带进房间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这样走出去的。

男人伸出手臂,拦住云朵朵,一抹讥诮戏谑的笑意,在他薄薄的唇边勾勒出冷月上弦优美弧度,略带几分痞气。琥珀色野兽般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被他临时拎到房间里面的女人。

他以为她是在酒店中进行特殊服务的小姐,在寻找她的猎物。

眼光不错,能找到他这么优秀的金主做恩客,现在的小姐真是花样百出啊!

她这一身休闲的装束,看上去别有味道,让他对她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

和那些穿着透明装,性感装的小姐比起来,她身上没有风尘妩媚的味道,却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气质。也好,今天的约会就拿她来消遣吧,闲着也是闲着,她看上去还有些味道。

“老兄,你的难题已经解决了,我们之间也不会再有任何关系,请让开。

面对男人堪比明星的脸,云朵朵没有半点想法,唇微微撇了一下,用这张脸去祸害小女生吧,她已经过了小女生的年纪,对帅哥不太感冒。在她的心中,帅哥都应该归于危险品行列,远离才安全。

“说吧,陪我一次你要多少?

男人甩手掏出一个皮夹,把皮夹中一叠钞票捏在手上,厚厚的一沓,足有几千元。

云朵朵咬牙,这个男人欠踹,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她忽然向男人灿烂一笑,伸手去接男人手中的钞票,男人唇角高高翘起,轻蔑地微笑。

“老兄,留着给你买个盒子,把你装进去吧!

云朵朵忽然扬手,从男人手中抽走那些钞票,一把摔在男人的脸上,钞票掉落的满地都是,从男人俊朗的脸上一张张飘飞而起,缓缓地在房间中飘扬。

男人的脸,一瞬间变得阴沉起来,眸子无底的寒潭一般,冷冷盯着云朵朵。

她想从男人的身边挤过去,却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臂,用身体和力量的优势,将她禁锢在墙壁上。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云朵朵一只手用力抵在男人的胸前,扬眉瞪视男人:“好狗不挡道,莫非你不懂得这个道理?

“你敢说我是狗?

“挡道就是狗,不挡路就不是,是不是狗决定权在你。

云朵朵毫无畏惧,一双澄澈漆黑的眸子盯着男人,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摩擦出一串串无形的火花,噼里啪啦。

“忘记告诉你了。

男人忽然冷魅一笑,邪魅的笑容让云朵朵想捂住眼睛,这个男人不笑已经可以吸引从七岁到七十岁,所有雌性动物的目光,这样**的笑容,没有几个女人能逃过。

“我不是狗,我是狼!

下一刻,男人用行动诠释了“狼这个词的含义,一把将云朵朵推倒在床上,身体重重压了上去。

云朵朵在床上一个翻身,从床边滚了出去,男人手臂按在床上没有压到云朵朵。他用兴趣十足的目光盯着云朵朵,有意思,这个女人果然有趣,看样子有两下子,可惜今天她遇到的人是他!

“过来,你玩的花样不错,引起了我的兴趣。

介子微向云朵朵伸出手,在他看来,云朵朵只是故意装模作样,好要一个更高的价格,而他今天愿意为云朵朵付出高价。

“你没有引起我的兴趣。

云朵朵戒备地后退几步,迅速冲向房门。

“有意思,想玩逃跑的花样吗?

慵懒半躺在床上的介子微忽然一个鲤鱼打挺,飞快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修长身躯挡住通往玄关的门。他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看着云朵朵,这个小姐的花样真多,但是他承认,她引起了他的兴致。

“说,你想要多少钱?

一句话让云朵朵有杀人的冲动,这条该死的**!

介子微用两根手指皮夹,皮夹里面有厚厚一沓钱,还有几张斑斓金碧辉煌的卡,修长的手指从皮夹上游走而过,眼睛眯成两道危险的弧度盯住云朵朵。

“滚开!

这两个字惹恼了介子微,他伸手去抓云朵朵,想给她一点教训。

“太久没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原来是一匹烈马,我最喜欢骑的就是烈马。

云朵朵后退,两个人交手在房间中打斗起来。

“砰砰……

椅子被踢翻,云朵朵伸脚勾住椅子飞起,向介子微砸了过去,想逼迫介子微让开道路。

“难怪敢这样嚣张,有两下子,可惜你遇到的人是我!

介子微伸手接过椅子扔到一边,步步紧逼向云朵朵,房间本来不大,云朵朵被介子微逼得到处乱跳,借助两张床和房间中的桌椅躲闪。行家一交手,就知道彼此身手怎么样。

云朵朵一个踉跄,被介子微抓住脚腕跌倒在床上。

介子微唇边漾出邪魅笑意,一个纵身扑了上去,云朵朵扭身屈膝,膝盖的方向正是介子微的腹部。

如果介子微继续这样扑到云朵朵的身上,腹部会先被云朵朵膝盖重重的一下撞击得半死不活。介子微手掌压下,抓住云朵朵的膝盖用力一按,云朵朵的膝盖被压直平躺在床上。

她飞起一脚,却被介子微用身体的优势和重量压了下去,身体下面的床沉陷,两个人叠在一起。

云朵朵挥手一个手刀,向介子微的脖子砍了过去。

介子微冷笑微微偏头躲过,二人身体亲密接触,在床上纠缠起来。

拳来脚往,此时介子微也明白云朵朵绝不是在宾馆中寻找猎物的小姐,但是他却不想放过云朵朵。

体重和力量的优势压制着云朵朵,她几番挣扎都没有能够从介子微的魔爪和身体下脱身。

“叭……

一个响亮的吻,落在云朵朵脸颊上,云朵朵怒火中烧用力挺身。

“噗通……

二人从床上滚到地下,趁掉落在地的一瞬间,云朵朵终于摆脱了介子微的控制,翻身到了窗前。

“**,你再敢侵犯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云朵朵一只脚踩在窗台上,靠在窗口用戒备的眼神看着介子微,这个男人一身名牌,衣着优雅有品位,钱夹中满是金卡信用卡。通常这样的金主,不愿意惹太大的麻烦,她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介子微放过她。

介子微眼眸中闪动兴味十足的光芒,事情越来越有趣,她竟然要跳楼。

伸手不疾不徐从拿出一根香烟,介子微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玄关门口前,挡住了房门的道路。

他点燃香烟好整以暇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看着烟圈袅袅升腾而起,唇角翘起冷魅笑意。

“小野马,提醒你一句,这里是九楼,你确定你敢跳下去?

云朵朵蹙眉满头黑线,被这只狼提醒后她才想起,这是在九楼。

果然918不是一个吉祥的数字,代表的是悲剧和事变!

“你现在下来对我投怀送抱,我就原谅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想要什么你说。

“我想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介子微轻笑,真是一个顽固的女人,他拿着皮夹:“这里面的现金都给你,陪我一次你不亏,便宜一个帅哥和你共赴巫山。

云朵朵狠狠咬牙,有扑上去咬死某狼的冲动:“你不是饥渴难耐?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吧?要找女人,去找刚才愿意陪你的那个,恕不奉陪。

“嫌少?你想要多少钱?

云朵朵目光在房间中游走,寻找趁手的武器,可惜宾馆的房间中,桌椅被他们两个人都踢到了一边,再也没有武器给她用。

她顺手抄起一把椅子,向介子微冲了过去。

“来的好,正好松松筋骨。

介子微也顺手拿起椅子,两个人用椅子在房间中激烈地打斗,介子微寸步不让,不离开门口,云朵朵几次冲杀。

“小野马,你需要一个好骑手调教一下,而我就是那个好骑手。

他一步步向云朵朵逼近,云朵朵不断后退,手中的椅子被介子微抓住,她没有介子微的力气大,被介子微用力一带,险些跌倒在介子微的怀中。她急忙松手放开椅子,再一次**退到窗口。

一步跳上窗台,云朵朵纵身跳了起来,她想从介子微的头顶跳过去,冲出房门。

“噗通……

脸朝下重重跌落在床上,介子微手腕抓住云朵朵的脚踝,他故意露出破绽就是要云朵朵这样做,好趁机制住云朵朵。

闪电般,介子微坐在云朵朵的双腿上,伸手去抓云朵朵的手臂。

好在是摔倒在床上,云朵朵一个翻身没有起来,被介子微的体重和力量压在床上。

她拼命扭身顾不得许多,一拳向介子微双腿之间打了过去。

“好烈性的小野马,真是不乖。

“嘭……

两个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一阵剧痛传入云朵朵的拳头中,云朵朵呲牙咧嘴却不敢停下来,挥拳继续向介子微进攻。

介子微忽然俯身,重重地压住云朵朵,暧昧的呼吸喷入云朵朵耳中,轻笑吻上云朵朵的耳边。

“去死!

云朵朵拼命挣扎,却无法把介子微从身上甩开,她明白刚才不该轻易向介子微攻击,这个男人的武功身手不凡,凭她练的那几下,远远不是这只狼的对手。

“一夜**百夜恩,虽然我们还没有做**,你也不用对我这样狠毒,好香……

介子微说着,故意轻薄地用舌尖在云朵朵细嫩修长的脖颈上舔过,云朵朵恶寒地缩起脖子:“放开我,你想怎么样?

“是你主动找上我,送上门的美女我没有理由不要。

“我进错门了,你再敢胡作非为,我绝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你想怎么样?小野马,我没有想要你放过我。

一个吻落下,云朵朵急忙扭头,介子微的吻落在云朵朵的秀发上,他嗤嗤的轻笑声钻入云朵朵的耳中,酥麻发痒让云朵朵恨得咬碎银牙。

一个个暧昧的吻,落在云朵朵的脖颈上,秀发上,脸颊上。

云朵朵猛然一个翻身,介子微趁机让云朵朵翻过身来,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他抓住云朵朵的双手,用身体重重压住云朵朵,两个人身体纠缠扭动不休。

邪魅弯翘的红唇,忽然盖上云朵朵的唇,略带烟草气息清香的味道,进入云朵朵口中。

她的唇上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凉意,微微颤动,风中摇曳的樱桃般美味嫩滑。

云朵朵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介子微。

“轰隆隆……

大脑一片空白,云朵朵浑身无力酸软有眩晕的感觉,这是她的初吻!

抿紧唇好一会儿云朵朵才反应过来,一口重重咬在介子微的唇上,血腥殷红满口,介子微一把捏住云朵朵的下巴,剧痛让他一个失神。

云朵朵一个翻身把介子微从身上推了下去,滚到床边翻身站起想跑出去,她的心狂乱飞快地跳动,舌尖和唇上染满了介子微唇上的血。

介子微一个闪身,冷魅有些恼火地靠在客房门口挡住道路,她是第一个敢在他亲吻时咬他的女人。不知道多少女人主动对他投怀送抱,送上红唇到他唇边,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

抬手用丝帕在唇边轻轻擦拭,殷红染红了雪白丝帕,介子微眯起眼盯住云朵朵。

“小野马敢咬伤我,你要付出代价!

云朵朵蹦到窗台上,伸头向窗外看去,九楼实在是太高,脚软腿酸靠在窗口:“你再向前走一步,我就跳下去!

“跳吧,跳下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你今天敢从这里跳下去,咬我的事情我不再追究。

介子微一步步向云朵朵走了过去,唇边笑意让云朵朵心中发寒,她忽然拉开了窗户,一只脚伸了出去。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从这里跳下去,二是留下来陪我**补偿!

两个人之间只有几步之遥,云朵朵忽然纵身从窗口跳了下去!

……

推荐内容:人寿保险试算 人寿保险怎么避债 人寿保险人 徐州工银安盛人寿保险有限公司 人寿保险两全型

本文相亲去错地方,结果遇到了令她疯狂的事情!地址:https://www.doudoutt.com/weixin/20170528A02SG300.html

本文作者欢悦书城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相亲去错地方,结果遇到了令她疯狂的事情!》评论